郭若谷:机器人和智能资本-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郭若谷:机器人和智能资本

2015/5/7 18:07:19 浏览:576


郭若谷

   3月21日,华夏新供给“未雨绸缪——迎接超老龄社会”峰会在北京举行,数十位专家、学者共同为解决我国即将面临的超老龄社会发展问题出谋划策。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超老龄社会课题组成员、外管局郭若谷表示,超老龄社会由于劳动力紧缺,将面临经济产出水平下降,利率水平下降,劳动力成本显著上升等问题,智能资本代替人的劳动参与到劳动生产中问题后可以得到有效解决。

  我们的政策建议,有几个方面,一是扶持智能资本创新,并且对传统的低技术含量岗位的代替,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产业基金,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智能资本行业,为资本的研发提供必要的资金,也需要扶持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智能资本生产企业,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取得先机。二是智能资本的代替会引起失业的问题,应该建立补偿机制,为他们提供一个培训机会。

  以下为郭若谷演讲实录:

  如何解决超老龄化社会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我们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解决办法就是“智能资本”。智能资本是我们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我们将机器人(300024,股吧)、自动化工厂、智能网络等可以取代人类劳动的资本定义为智能资本。在我们的定义中,智能资本最重要的属性就是它可以代替人类劳动参与到经济生产和人民生活中。我们认为,这些智能资本能够有效解决超老龄社会中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劳动力紧缺、经济产出下降、资本回报率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等。

  首先我们来看几个例子。工业机器人,能够代替人类劳动,执行重复性比较强,速度和精度要求比较高,危险性比较大的工作。典型的工业机器人的应用领域包括焊接、刷漆、组装、采集、包装、产品检测测试等,美洲地区工业机器人应用非常广泛,其中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制造业是最主要的应用领域,工业机器人包括焊接机器人、装配机器人等。

  移动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的一种类型,由计算机控制,具有自动导航、传感器控制、网络交互等功能,可以广泛的应用于机器、电子、纺织、卷烟、医疗、食品、造纸等行业的搬运、传输等功能,也可以应用于自动化的立体仓库,柔性加工系统、柔性装配系统,同时可以在车站、机场、邮局的物品分拣中作为工具。焊接机器人主要用于汽车零部件的焊接工作。装配机器人与一般的工业机器人相比,具有精度高,柔好,能与其他系统配套使用的特点。

  自动化工厂是指不需要人直接参与操作,能够自动完成产品制造的工厂,是由计算机控制,采用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厂内数据收集系统、自动化检测系统等技术,实现工厂全盘自动化,只需要少数的人员巡视即可五完成产品制造工作。时间原因,不一一介绍其他智能资本了。

  下面看一下我们的成果。在研究智能资本对经济的影响时,我们通过建立描述经济运行的模型,主要为经济增长模型,将智能资本引入经济生产中,用以代替低技术含量的人类劳动,在此过程中研究各主要经济指标的变化情况。我们假设经济体有两个部门,一个是企业,一个是家庭,企业分低技术含量岗位工作和高技术含量岗位工作,当智能资本具有经济可行性的时候,就是指智能资本的资本回报率要高于现有的一般资本的回报率,在这种情况下具有经济可行性,可以应用到经济生产中。智能资本首先代替的人类劳动是低技术含量岗位的人类劳动,低技术含量岗位的人类劳动力被智能资本代替的时候,他会逐渐的向高技术含量岗位转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研究各种经济变量的一个变化情况,这就是我们的模型。

  我们研究的原创性主要体现在我们首先定义了智能资本的概念,我们认为它主要的属性就是可以代替一部分的人类劳动,并且系描述了智能资本在代替人类劳动的过程中各主要经济指标的变化情况。

  超老龄社会由于劳动力紧缺,将面临经济产出水平下降,利率水平下降,劳动力成本显著上升等问题,通过模型分析,我们得出智能资本代替人的劳动参与到劳动生产中后上述问题可以得到有效解决。

  先看经济产出。模型显示经济产出将随着智能资本成本的下降而上升。智能资本的成本和经济产出的水平的关系分三阶段,第一阶段,没有智能资本的经济产出的水平,此时处于较低水平;第二阶段,智能资本代替了低技术含量劳动力,劳动力转移过程中的变化水平,产出随着智能资本成本的下降开始上升;第三阶段,所有劳动力已经全部转移到高技术含量岗位后,产出还是会上升。

  资本回报率的情况呈“z”字型,开始利率在较低水平,这时候引入智能资本,智能资本促使资本回报水平上升,并且在一个较高的水平达到均衡。利率上升的主要原因,具有经济可行性的智能资本回报率必然高于现有的资本回报率,这将促使进横状态下的利率水平在一个高的状态。但是利率上升水平受智能资本代替的部分劳动力的回报份额所限制,因此,利率不会无限制的上升。

  高技术含量岗位的工资水平。先降后升。我们模型中假设了智能资本将代替低技术含量岗位劳动力,被智能资本代替的低技术含量的工人会逐渐向高技术含量岗位进行转移,转移的速度与这两个岗位之间的工资差距有关。当智能资本进入之后,成本逐渐降低,他会跟低技术含量的岗位有一个竞争的关系。因此,会压低低技术含量岗位的工资,当差距一旦拉大之后,低技术含量岗位的工人将加速的向高技术含量岗位转移。转移过程中会促使高技术含量岗位的工资水平先下降。但是我们看到当所有的工人转移完毕之后,在第三阶段开始回升。

  低技术含量岗位工资水平。我们看到,随着智能资本成本的逐渐降低,这一岗位的工资水平是逐渐下降的。因此,抵消了人口老龄化产生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问题。

  我们的政策建议,有几个方面,一是扶持智能资本创新,并且对传统的低技术含量岗位的代替,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产业基金,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智能资本行业,为资本的研发提供必要的资金,也需要扶持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智能资本生产企业,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取得先机。二是智能资本的代替会引起失业的问题,应该建立补偿机制,最起码为他们提供一个培训机会。(注:仅代表个人观点)

本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中国工控网

长按识别 工控网
精华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