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做减法 2019-12-23

陈进怀 供稿

为生活做减法

七年级   陈进怀


今天看到来面试的新教师,这种画面似曾相识,好像在告诉我,一年前的今天,我也是这样从千里之外的武汉,第一次走进恒润实验学校,一切充满了新鲜和期待。从五月份实习,八月底正式入职至今,朝夕相处的时间让一切已经变得无比熟悉,每次从外面回到学校都有一种回归的亲切。工作这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最大的进步是心慢慢静下来了。

实习的时候我看过一本书叫做《一生用来做教师》,书内容介绍的是二十位当代杰出的教育界名家,有斯霞、霍懋征、钱梦龙、魏书生、李吉林等中小学语文老师,有杨福家、杨瑞清俞敏洪等知名校长,还有刘道玉、吕型伟、叶澜等一些勇于改革和实验的教育名家,他们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今天的教育,也影响着我。这里面,很多教师曾今拥有的资源和客观条件是很局限的,远远达不到恒实给我们提供的条件,但他们每个人都是穷尽毕生精力与热情,专心于一处,在平凡的岗位上孜孜不倦实践思考,最终有所成就,他们是榜样。

从这些优秀的教育名家身上,从各行各业精英人才身上,我看到的是专注与专业。这种专业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达到的,必须靠时间的积累和热情地投入才可成就。

俗话说“常立志不如立长志”。用一天的时间做一件事和很多事,效果是不一样的;同样用一生的时间做一件事和很多事也是不一样的,我想说的是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关注的事情太多,忙碌的事情太多,那么将注定平凡,分心了就不能够成为卓越的人。

交错的忙碌会扰乱人的心性和时间节奏,让人疲于奔波应付,什么都做不好,久之必会出现心情烦躁,丧失对生活和事物的激情。要么感到失落,要么机械地生活。

对于做太多事人会荒废,我感触很深。

本科毕业两年后,我考上了美术专业研究生。那时候,我自己已经开了一个文具店,一个装裱店,两家画室。那年我25岁,这个年纪很尴尬,一方面,我想再好好在学术上深造自己,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专业;另一方面,我又想挣些钱,本身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也考虑到和女朋友的未来。而且工作两年了,在外面也有不少资源能带给我收入,不忍放弃。于是我便开启了一边深造学习,一边挣钱的模式。不仅听起来很完美,而且我还做了很详细的计划,但计划很快就被现实打乱。要说一边学习一边做兼职挣钱也还好,很多同学上学时都是这样的,但我经历的是特别的忙碌!

我来描述一下那飞轮般的忙碌:早上七点背着钱包在文具店我是一名商人,应付各种各样的顾客,八点下班吃过早餐匆匆忙去学校学习,坐在教室里的我又是一名学生,听老师讲课和研究艺术。时不时要微信和客户谈产品价钱,下午去公立学校上课,站在讲台上的我是一名老师。晚上时常加班在装裱店和伙伴一起做一些订单,还独自经营着两家画室,就这样我每天切换着各种身份,不断地收拾调整心情,时间忙碌地在原地打转,我心中开始慢慢地滋生焦虑,感到莫名地烦躁,心很累!

虽然看起来我无比地勤奋吃苦耐劳,虽然也挣钱在武汉买了房,但我却认为那是我生命中最颓废的时光!因为我的所有的精力都在疲于应对,每一次切换角色的我都觉得无所适从,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如果我能全心全意做学术,也许也能像身边的好朋友一样小有所成,如果我一心一意做生意,也许也能挣得更多的财富。但做的事情多了人只能应付,应付式的忙碌只会让人停止思考,耗尽心力,没有追求,没有思想,没有自由,只有一副皮囊!这样持续了一年,我疲倦不堪,才开始真正懂得要为生活做减法,我转手了所有的生意,只保留了研究艺术和教学生这两件事,因为这里我才感觉到快乐和价值。

忙碌的那段时光,我最羡慕的是,那些能静下心来做一件事的人。什么都想得到往往什么都得不到,最核心的东西绝对不是靠捷径和一朝一夕所能达成的,必须靠汗水和情感旷日持久地注入沉淀。

来到恒润实验学校,我开始安静下来教书育人,立志像那些教育界名家一样,一生专心做好一件自己最喜欢的事,并争取有所建树?!安换筒轿抟灾燎Ю?,不积小流无以成江?!?,与君共勉之!

彩八彩票客户端c8com